中華基督教會聖光堂

Shing Kwong Church, The Church of Christ in China

回 到 主 頁

中華基督教會聖光堂

九十一周年堂慶

2018 年 : 事 工 中 心

堅守 愛主 愛人 的心

本主日金句

中華基督教會聖光堂 『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以弗所書第2章14節)

九十一周年堂慶「聖光照亮我生命」文集

以紀念本堂九十一周年堂慶,

分享弟兄姊妹經歷上主聖光照耀生命的體驗。

敬請閲讀並與人分享。

更多文章 >>> 請查閱 : 「聖光照亮我生命」文集

代 禱 事 項

1. 為教友大會的籌備祈禱,並為即將選出2019 年度參與教會事奉的董事祈禱,求主保守各人的事奉心志,並能殷勤事主。

2. 請繼續為軟弱的肢體祈禱,求主親自堅固及鼓勵他們,又求主透過賜恩與同在來幫助他們挪走一切憂慮。

3. 為基督少年軍206 分隊9 月1 日的暑期活動禱告,求主藉著活動把福音的種子栽種在同學的心中。

聖光堂教友聯絡資料更新

為有效聯繫本堂兄姊,聖光堂教友聯絡資料表已放置大堂枱上,敬請填妥交本堂同工,以便跟進。

本堂收集的教友個人資料,僅供聯繫教友及關懷之用,亦由堂董會監督,只限相關人士查閱,以保障教友私隱。

蒲錦昌牧師 - 20180805週刊文章

中華基督教會宣使命的傳承與再思


一. 前言

今年是中華基督教會100周年會慶的大日子,各種慶祝活動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並且,區會將於9月29日(六)下午五時假機場亞洲博覽館舉行「創會百周年聯合聖餐感恩崇拜」,屆時將有數千至過萬本會會友、宣教同工、本地及國內教會領袖、海外嘉賓等出席有關聚會。

我們也應當在此重要時刻,重新認識本會的傳統及精神,使中華基督教會成為一個活的傳統,承先啟後,繼往開來。


二. 傳承

一八零七年,馬禮遜在大英帝國最強盛的時代,由成立不過十二年的倫敦傳道會差派,乘船到中國傳教,展開了基督新教來華傳道的首頁。

回顧過去的二百多年,不論世界、英美、中國與及教會,都經歷了鉅大的變化。世界不再是一八零七年現代化、侵略性的西方列強及落後、被殖民化、積弱的東方帝國,英國不再是昔日的日不落國,美國不再是西方列強的一員而已,中國不再是沉睡的巨龍,教會的宣教使命也不再是西方的專利。

一七九五年成立的倫敦傳道會,曾經派出千百個傳教士把福音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的差會,她的名字於一九七七年在歷史上悄然消失,改組成世界傳道會(Council for World Mission),對機構百多二百年前的使命有非常不同的理解與實踐。

一八零七年來到中國的馬禮遜,翻譯聖經,開辦學校,領人歸主,溝通中西,為基督新教奠下了基礎,也感動了更多傳教士到中國宣教。合一堂(前稱道濟會堂)、香港佑寧堂(前稱愉寧堂)、灣仔堂(前稱灣仔福音堂)、聖光堂(前稱太平山福音堂及燈籠洲堂)、深愛堂(前稱倫敦傳教會福音堂)及志道堂(澳門)(前稱志道會堂)等,均由倫敦傳道會傳教士創立。合一堂與香港佑寧堂又成立了新界傳道會,由倫敦傳道會傳教士威禮士牧師、皮堯士牧師等主理,先後開創了元朗堂(前稱元朗福音堂)、全完堂(前稱荃灣福音堂)、屯門堂(前稱青山福音堂)、大埔堂、上水堂、長洲堂(前稱基督教談道所)、雅各堂(前稱大澳堂)等新界及離島區堂會。

倫敦傳道會又將馬禮遜於馬六甲開辦的英華書院遷至香港,為香港的西式教育與神學教育寫下了新的一頁。同樣是倫敦傳道會的傳教士理雅各牧師,致力溝通中西文化,編譯及注釋中國經典,創辦中央書院(香港大學前身),為香港的專上教育作出了重要的貢獻。此外,倫敦傳道會又在港開設了雅麗氏紀念醫院(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前身),服務香港市民,為香港最早期的西式醫院之一。當時,中華基督教會還未在歷史上出現。

至於屬美國公理宗的綱紀慎會國外佈道部,又名美部會,1830年已派出裨治文牧師來廣州,傳佈福音。1834年再派伯駕醫生來粵,開設廣州博濟醫院,以期傳道與醫療工作並行。後該會傳教士更在廣州開辦學校,以啟民智。

1883年,美部會再派喜嘉理牧師來港,開設佈道所和學校,至1901年在樓梯街建成美華自理會(公理堂必列啫士街堂前身)。1919年廣東省五宗派聯合為中華基督教會時,易名為公理堂。

公理堂更在粵港兩地傳播福音,先後在佛山、旺角(望覺堂前身)、台山、中山、銅鑼灣、高要、筲箕灣(基灣堂前身)等地區設立支堂,現在絕大部分仍然存在。

上世紀二十年代,以長老宗、公理宗及倫敦會為主的教會催生了中華基督教會,以合一為宗旨,以建立本色化教會為目標。是時,倫敦傳道會及美部會於香港創立的教會,也支持及推動這個合一運動。中華基督教會成立之後,倫敦傳道會繼續有傳教士在會內擔任職務,之後成立的教會,包括林馬堂與梅窩堂等離島堂會,也有他們的參與。

此外,由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因為戰爭、內戰、各種政治運動和經濟等因素而遷居香港的原中華基督教會會友,先後於香港設立香港閩南堂、海南堂、國語堂、嶺東堂等方言教會,向非粵語的香港居民傳佈福音。

中華基督教會在香港與澳門的堂會,上世紀五十年代因政治變化而脫離其母體,成立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繼續其自治、自養、自傳的本色化教會之路。

上世紀六十年代,區會亦曾在海外合作教會支持下,由區會在不同區域直接建立佈道所,包括基真堂、梁發紀念禮拜堂、錦江紀念禮拜堂等,並且都是在學校內設立的堂會,可算是本會校內植堂之始。

到七十年代中,區會完成自養,逐步走向自治及自傳,倫敦傳道會傳教士於區會、堂、校的職務也漸漸淡出。一九七七年,世界傳道會成立,區會也由傳教區變成了普世宣教機構的夥伴。

再者,由於中華基督教會自開創期已懷抱自治、自養、自傳的精神,香港的中華基督教會成員又以公理宗教會傳統為主,因此,本會不少堂會亦主動開拓福音工作,設立分堂。本會近數十年成立的堂會,不論已完全自養或半自養的堂會,差不多都屬這一類。當然,其中有不少是透過區會開辦學校而同時建立教會的。


三. 再思

回首教會走過的路,總結過去的經驗,再思我們此刻的使命,有三方面值得我們深入的思考:

1. 本色教會/普世教會

馬禮遜來華傳道的時候,正是殖民主義的盛世,並未出現二十世紀伴隨反殖化而出現的東方教會本色化運動。但是,中華基督教會的誕生,卻以本色化為其重要目標,希望建立一個中國人的教會。可是,世界並沒有等待中國教會本色化工程的完成,歷史已走出新的篇章。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陣營的對壘及冷戰的結束,資訊科技的革命,使世界變成多極化及全球化的地球村。倫敦傳道會也由昔日從西方差派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教,轉變為各地區的教會以夥伴形式共同參與,互相分享,由世界各地到世界各地(from everywhere to everywhere)宣教。印度的教會可以往英國宣教,菲濟的教會可以到香港宣教,香港的教會也可以到南非宣教。從各地教會間的關係而言,希望走出倚靠(dependent),走向自靠(independent),再達到互靠(inter-dependent)。本色教會不是教會發展的終點,普世教會才是。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在完成自靠的階段後,是否有足夠的信心與氣慨,與其他地區的教會分享資源,同擔使命呢?我們在普世宣教上,又有甚麼角色呢?

2. 宗派教會/合一教會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面對國家危機的中國,不少人認為西方傳教士帶來了宗派主義,破壞了中國人的團結。中華基督教會的誕生,就是教會追求合一渴求的表達,可惜合一教會的發展因中國連綿不斷的戰事而告終。之後,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雖然承繼了合一教會的精神與典章制度,但是,由於規模小,所包容的宗派亦不多,合一教會的恢宏氣魄並不易見。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九七危機出現以後,香港各宗派均致力鞏固自身的力量,區會也不例外。當我們努力尋找自己的身分與認同,從改革宗傳統中發掘久已遺忘的寶藏時,又會否一個不小心,跌進宗派教會的陷阱呢?我們應該放棄對合一教會的追求,或是應該為合一運動的未來尋找可行的出路呢?

3. 大區會,小堂會/小區會,大堂會

倫敦傳道會雖然是跨宗派的差會,但仍以公理宗成份影響較大。中華基督教會四級制雖然採用了長老宗的組織,但實踐上仍尊重組成宗派的自主性。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只保留了兩級,即區會與堂會,制度上卻折衷了長老宗與公理宗的教制,其中尤以公理宗元素較重。堂會擁有人事、財務、事工的自主權,換而言之,自治、自養、自傳都由堂會一手包辦。說得清楚一點,就算沒有了區會,堂會也不會消失。我們許多堂會不單有獨立註冊與法人身分,也有相當的資源與人才發展教會。大體而言,我們是小區會,大堂會的傳統。

不過公理制也有其弱點,譬如在教牧人員的培養、訓練及成長上,往往沒有足夠的經驗與視野。堂會遇上自己難以解決的困難時,其他人不容易參與協助。區會的存在,正好扮演這樣的角色。此外,區會也可以連繫不同的堂會,彼此扶助,互通有無,使個別的堂會不用孤軍作戰,較易獲得關顧與支援。對於小堂會而言,區會的存在尤其重要。那麼,我們究竟怎樣處理、建構區堂的關係呢?區堂的權力劃分與界限該怎麼樣呢?這些看似技術性的問題,其實對使命的實踐有十分深刻的含義。


四. 結語

盼望各位同工與弟兄姊妹,毋忘主耶穌的囑託:「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約20:21)更求聖靈與我們同在,讓我們有信心與勇氣迎向未來!

註:本文部分內容原載2007年10月14日《全完週刊》,後經全完堂同意收錄於蒲錦昌著:《我是牧人:就做牧人—一個堂會牧者的信仰之旅(二)》一書第100至103頁,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2015年7月初版。現蒙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同意轉載。本文亦有增加部分內容。


更多文章 >>> 請查閱 : 聖光週刊

何文志宣教師 - 201808012靈語


各位主內的兄弟姊妹,願主的恩惠和平安常與您們同在。

曾看過一部名叫《挑戰者1號》的電影,電影中天才設計師說出他的創作意念必需有「夢想」和「遠象」的元素。他自言自己不只是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上,同時他也是活在一個想像的世界之中。

提到現實與夢想,也讓我聯想到周星馳在電影《少林足球》裡的一句對白,周星馳說:「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麼分別?」這句對白差不多已變成了香港的諺語。

夢想和遠象也考驗著人的想像力。大家有沒有想過「在想像力以外的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以我理解,夢想和遠象都是「現實以外」的世界。而信仰,就是夢想和遠象的極致,它能使人去到人的界限處,接觸到神明的所在地。所以,人若沒有夢想就沒有信仰。沒有信仰,人又怎能在如此沉重的人生中活下去呢?

還記得去年,有一位小學生問剛上任的教育局局長:「局長,你有什麼夢想嗎?」局長說:「細個時候有過很多夢想,但很多都是不切實際…」這個答案很香港,又或可以說是「很落地」。可是若將局長這答案套用在周星馳《少林足球》的對白上,我們可以想像,香港未來幾年的學生都將會變成無夢想的鹹魚。

眼界太低,目光短淺,肯定是問題。中國人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隻螳螂,專注於眼前的小利,不曾留心生命的危在旦夕。若牠的視野能從高一點的角度看,若牠的視野能從後一點的時間回望,便能看到自身的危險,而作出明智的抉擇。可惜,局長又或大多數人也像這螳螂一樣,只追逐當下的利益,而放棄了生命的首要。

的確,我們香港是一個講求「實際、落地」的社會,也是一個 以金錢為主導的社會。我們會以金錢來決定讀什麼科目,又會以金錢來決定做什麼工,同時也會以金錢來決定追求過怎樣的生活模式。

因著「金錢的決定」,我們就會像局長所講—「甚麼都要實際」,當我們連信仰都也講求實際時,我們就再沒有空間去想像上帝的國度,也再沒有閒暇去發有關天國的夢了,甚至我們再也沒有勇氣去反抗「金錢決定」的生活方式。不知不覺間,「實際」(即﹕金錢、名譽、權位)成為了我們的上帝,我們無時無刻的在頌讚著它。

各位兄弟姊妹,我們可要留心,在啟示錄4章1-11節提到有六個翅膀的四活物、有寶座周圍的二十四長老、有寶座前七盞火燈的靈,他們都在發聲頌讚,他們在頌讚誰?是金錢?是名譽?是效益?還是權位?全都不是,經文說:在天界所有的生命,他們都在向獨一的上帝發出頌讚。(啟4:11)

頌讚誰,敬拜誰,意思就是以生命的全部來投放到頌讚和敬拜的對象身上。所以,若我們說要敬拜上帝,要頌讚上帝,我們就應以全人的生命來頌讚祂,敬拜祂。一邊廂要敬拜金錢權位,另一邊廂話要頌讚上帝,這是上主所討厭的!

但願我們的靈性視野高一點、遠一點,像啟示錄的作者一樣,在至高之處,在至極之時,能看到上帝,並單單敬拜祂。我們莫要成為鹹魚基督徒啊!

《我們的主,我們的上帝,你是配得榮耀、尊貴、權柄的;因為祢創造了萬物,並且萬物因祢的旨意被創造而有的。》啟4:11

考起牧師

美國把在以色列的領事館搬到耶路撒冷,基督徒應否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基督徒應該支持那一方?拿着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區護照的基督徒,是否應該愛國?基督徒參與示威遊行活動,是否應該拿著有「基督教」字樣的牌子?弟兄姊妹許多時候都會遇上人生及信仰的難題,不知如何面對和解決。

本年六月至八月,逢第二丶第四主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在101室將舉辦「考起牧師」聚會,從聖經丶神學丶歷史丶倫理及牧養等角度,一同思考及硏究人生丶信仰及社會等各方面的課題,由本堂主任蒲錦昌牧師負責。

八月第一次聚會,因事提前於第一主日(8月5日)舉行。

歡迎各兄姊屆時參加。弟兄姊妹如有任何感興趣的題目或遇到的難題,歡迎於聚會前交蒲牧師,以便準備。

由團契部、青年部暨傳道部聯合舉辦之三日两夜營會

日期:2018 年9 月23 至25 日(日至二)

地點:大埔林村基督少年軍訓練學校

名額:25 人

對象:會友及年青人

主題:愛裡無懼怕

費用:每位HK$200(不敷之數,由教會津貼)

内容:燒烤、參觀嘉道理農場,聖經問答遊戲、晚會(分享與討論)、自煮早餐及一餐外出午膳(鄉村飯店自助式)。

截止日期:2018 年8 月26 日

世界聞名和推動合一的法國泰澤團體將於今年8 月8 至12 日在香港舉行國際青年聚會,屆時世界各地青年將來港參與,特別歡迎本港不同教會傳統的青年人參加。有興趣的兄姊請瀏覽網頁www.taize2018.hk。

此外,本堂擬招待外地參加者在大會舉行期間留宿本堂。各兄姊如有興趣於8 月8 至12 日協助招待者,請向蒲牧師報名及/或了解詳情,亦歡迎弟兄姊妹提供地方讓外地參加者可住宿。

惡劣天氣指引

a. 惡劣天氣包括紅色或黑色暴雨警告,或八號(或以上之)強風訊號。

b. 如遇惡劣天氣,兄姊應考慮自身安全盡量留在家中。教會主日崇拜可視乎情況而如常舉行,其他活動則一概取消。

c. 如在崇拜舉行前二小時,天文台已懸掛八號或以上之強風訊號、紅色或黑色暴雨警告,教會所有聚會,包括崇拜將會取消。如果已經返抵教會,亦應在天氣可能變得更壞前,考慮在安全情況下盡快離開教會。

d. 如在崇拜期間,天文台掛上八號或以上之強風訊號、紅色或黑色暴雨警告,會眾應逗留至警告除下後方可離去,以策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