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1篇

作者: 劉淑儀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以前去聖光堂,只覺得它是一座古舊的歷史建築物,有自己的詩班房、茶水房、副堂、兒童遊樂室等等。這些不是一般現有的教會容易設有的。除此以外我沒有太大的感覺了。

在某一次的崇拜,突然覺得崇拜人數稀少。便問自己為甚麼有那麼多空着的坐席呢?我們的教會不是很宏偉莊嚴嗎?我從不覺得自己那麼執着「出席人數」的數目。有一種壓根兒的難過及失落。我在禱告中求問神「為甚麼呢?」接着另一句說話便湧進我內心:「你又可以為這個家幹甚麼呢?」因為我自己也不過是完成了崇拜便離開的遊走一族!我便想,那麼便由自己去做起吧!也開始參加一些事奉的工作。

最近我才發現原來教堂後面還有位置可以種植植物。這是我從未踏足過的地方。另一個發現是教會側加設了長凳,也有樓梯機方便兄姊休息,及上落教會。在大門樓梯也設有一張長凳,可供大家踏樓梯時小休片刻之用。

今年在教會看到久別了一些日子的信仰分享小組再開了,新的讀經班,洗禮課程。感覺完全不一樣的熱鬧,也火熱了各人的內心,崇拜中的教友人數也明顯回升了。原來我們需要自己踏出一步才發現,去領受從主而來的喜悅,別有一番的甘甜。我感覺最欣慰、感恩是我們的家及生命,也被燃亮了。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2篇

作者: 王宏弟兄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聖光堂歷久常新

光輝歲月九十一

照滿香江銅鑼灣

亮透弟妹兄姊心

我蒙揀選得主恩

的確有幸垂憐憫

心感恩惠謝萬分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3篇

我的生命歷程

作者: 毛林玉珍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今天能在聖光堂九十一週年的「聖光照亮我生命」中,有幸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實在是主的恩典。

我自小跟家人回聖光堂,那時只因沒什麼地方去,而聖光堂又有不少孩童,與他們在教會側的大榕樹下玩耍,復活節時也在那裏尋找復活蛋,那是很快樂的日子,及後年紀漸長,也漸漸離開了聖光堂。

在孩童時根本不明白何謂信仰,然而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到青年時過著一些跟大多數人一樣普通不過的生活,但我雖然離開了神這麼多年,祂始終沒把我忘記,藉著一個機會使我重回聖光堂。那時還是沒什麼感受,每星期回來參加崇拜,散會後又趕著去工作,見子女在教會有他們的同輩,常參加主日學、少年詩班等等,只是寄望他們不會學壞。光陰過得很快,轉眼就廿多年了,但神一直在我的內心作工。有一次婦女團契聚會時經過門口,心裏湧起一點感覺,見一班年長的婦女,在參加完崇拜後還願意留下,突然有一個加入他們成為其中一份子的感覺,後來就憑著這點感覺加入了婦女團契。人在其中,與一眾姊妹接觸後,發覺他們與平時有所不同,對他們的認識也加深了,雙方的關係也建立起來。作為參與其中的一份子,感受是深刻的。聽著他們細訴從前,或是閒話家常,都令我耳目一新。當他們身體不適,也會為他們憂心,在這裏真的有家的感覺。

去年神賜我有機會去事奉祂和眾弟兄姊妹,特別是年長的。因事奉崗位是關顧部,自然離不開關懷,在其中的學習良多。探訪就是每星期一次的工作,探訪一些很久沒回教會或是有病的會友。就算經常回教會的,時間配合都會探訪,常在言談中察覺他們都對聖光堂有份心厚的感情。在一些會友離逝的時刻,也為到離世者的家人難過,藉此將耶穌基督的愛與他們分享。我作為一名新丁,要學習的地方還多。祈求上主加能賜力,將祂的恩光加給一眾探訪團隊的成員,在關懷的事奉崗位上能榮神益人。阿門。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4篇

我在聖光堂中的回顧與點滴

作者: 毛羽佳弟兄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今年是聖光堂91週年堂慶,回顧過去有著不少的回憶,九十一年真的不是短的歲月。由我踏進這教會到今天,大慨也有20多年了。起初返教會不是來聖光堂的,大約在1991年因身體不適,病逾後同事邀請我和家人回教會。兩年過去,我的一對子女並不太適應,及後太太碰到聖光堂的姊妹,她就叫我們不妨回聖光堂一試,結果兩名子女都喜歡這裏,這樣一來就廿多年了。

兩名子女在聖光堂與同輩一成長,他們都能得到主日學老師的教導,互相幫助,學習神的話語,背誦聖經金句,見到他們有著一個快樂的童年。到他們出國求學,神幫助他們闖完一關又一關。畢竟他們出國求學時只得十六、七歲,面對陌生的環境,萬事都得自己去應付,無論天氣及友伴全是與他們出生的地方不一樣。在完成學業後他們都留在彼邦工作,及建立家庭,開展自己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他們在工作中及家庭裏,無不感謝神的恩典與眷。在這人生新階段裏,但願他們仍記得童年時在教會所領受的,就是無論他們身在何方,都當剛強壯膽,因有主的應許,必與他們同在,引領他們走每天的路程。

這一兩年我們夫婦二人藉主的恩典與呼召,能有機會在教會事奉,我們二人雖沒有什麼能力和材幹,盼主幫助,求聖靈的引導,為聖光堂我們的家出一分力。雖然這九十一年聖光堂都經過不少高低、興衰或艱難的日子,求主重燃會眾對這個家的熱愛與熱誠,來回應上主對我們不離不棄的那份愛,使聖光堂在這山崗上,發出從主而來的亮光。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5篇

白頭宮女話當年

作者: 老羊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我自小學開始已在學校參加課餘活動組“查經班”,所以我擁有聖經。由那時開始至今,手上捧着的是串珠解經本大大重重的新舊約全書。聖經為我相伴六十年多了。

讀聖經最初是由小小的金句開始,至現一讀摺不了。記得曾跟教堂牧師編訂全年讀完新舊約全書。第一篇創世記,讀到亞伯拉罕如何得以撒,雅各如何娶心愛的妻子。嘩!非常有趣緊張,精彩如長篇小說,看不釋手。但也有沉悶,爭戰人物多多如列王記、歷代志就放慢了,很奇怪當跳過那些至路得記,約伯記又有趣了。聖經真的是一本很特別、內容豐富、令人回味、又探索不完神的話語,重看也另有新意,使我戀戀至今仍是愛讀之經書。

我是如何踏入聖光堂呢?先是我同姓學姊「她在異國已讀完神學了,為了要在香港生活要有一張中學會考証書,故插班到我校來,與我同班同坐,互相老友一番。由她帶我入教會至今。」我最愛的經節詩篇廿三篇全篇,詩篇一百三十九篇16節。

初到「中華基督教會聖光堂」在大門外已見男女兄弟姊妹互稱呼,很親切。踏上雲石梯級至聖殿更覺宏偉,無柱的大殿,明窗淨椅,窗外大樹高高,涼風清爽,讓人精神愉快。現今大樹不再,全堂裝修,更添空氣調節的冷氣,人為的美,設計也美善,願神與子民永樂此殿中,互相親近。

有人類的地方,自然有意見,爭辯,爭權要勢,此事從來不斷,但我確信神是愛,祂忠心順服的兒女們,只要大家放下己見,容異求全,目標一個,虔誠向神,為神作工,討神喜悅,做一個不叫外人小看的信徒,就能達教堂高舉的那三個字:現今常存的有—「信望愛」。願神繼續祝福我們的教會,聖光堂永世無盡。阿們。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6篇

離不開的葡萄樹

作者: 何楊玉貞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約15:5:「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

時光飛逝,轉眼間今年我將踏入聖光堂22年了。因著父親在病榻中決志信耶穌的那一刻,被聖靈感動而流下眼淚,亦不自覺地埋藏了在我的心裏。直到父親的離開和辦理安息禮拜後的主日,原本只是打算回聖光堂向牧師和弟兄姊妹們致謝,因為他們對父親的關愛和為父親安排喪禮的事宜,而去參加了當日的崇拜,但卻被當日所唱的詩歌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靈,就好像聖靈當天感動了父親一樣。

在死蔭的幽谷中要走出黑暗絕不是易事,亦不單是人的説話能夠安慰。但神的話語是永不落空的,是隨時的幫助。父親在短短兩三個月內突然的離去,實在令我非常的難過和傷痛,亦同時要肩負沉重的包袱。因父親是我們家庭的支柱,而且心裏亦帶著遺憾未能有更多的時間好好去孝順他,報答他一生為家人所付出的辛勞。這突如其來的經濟問題和心裡極度哀愁的時候,令我陷入困境和艱辛的景況。羅牧師當時引用了詩篇23篇來安慰我:「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就是這些經句,觸動了我內心的傷痛,令我的眼淚即時湧流出來,彷彿將我一切的憂傷都卸下了。神的話卻撫平了我內心的哀痛,令我走出死蔭的幽谷,安歇在青草地上,並得著平安的心和倚靠,亦令我決志信耶穌,加入了聖光堂。

人生不如意的事情,真的是十常八九,信了耶穌的道路亦不是平坦無懼和風平浪靜。在我的生命裏,曾經歷和面對數次最痛的分離,我最愛的父親和兒子、最親的姊夫和最好的上司一家四口,曾令我極度的傷痛和不容易去面對這極大的挑戰。但生命不是人所能控制的,亦相信沒有人會選擇去經歷最愛和最親的離去而去磨練自己變得更加忍耐和老練。但若不在逆境中去依靠神和等待神,必不能去跨過這一切的挑戰。神的話語能安慰和讓我仍能活在平安和喜樂中,去活出感恩而非遺憾,而不是盲目的感恩。如聖經所說:「我們又藉著他,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羅5:2-6)

剛参加團契生活的時候,實在非常開心和享受一班弟兄姊妹彼此分享和扶持的時候,一起去唱詩、分享和查考聖經。在分享中,能彼此的分擔和關顧是何等佳美的事。查考聖經是我最喜愛的環節,因我不是自小返教會參加主日學聽聖經故事,所以對聖經不太認識。但聖經的話語實在大有能力和滿有智慧,令我非常的渴慕,很想去打開這個寶庫去學習主的話語。所以每次完結後,我都很期待下星期快將來臨。「你已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必叫我因見你的面,得著滿足的快樂。」(徒2:28)

來12:28:「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

神既然恩待和揀選了我們,我就當以喜樂、甘心樂意去事奉祂,沒有一點勉強,是因著愛主的心,不是出於畏懼,而是因為敬畏祂。縱然我在事奉上遇到難處和被人誤會,或面對不熟悉的崗位上去服事,都應當滿有喜樂。我的心仍要堅定不移,樂意的事奉主。除了甘心樂意亦要殷勤地服事主,因為光陰短暫,所以要好好珍惜,隨時隨地親近主、服事主,好滿足主的心。

羅14:17-18:「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在這幾樣事上服事基督,就為神所喜悅,又為人所稱許。」

自從参加了婦女團契,能與一班長者一起唱詩讚美天父,一起去分享和查考聖經,發覺她們對天父的信靠、對聖經的認識和每個主日仍很堅持和喜樂地返教會去敬拜神。縱使步伐不便和有腳患,但她們的堅持和對神的感恩,令我有新的視覺去活出主所賜我們的生命。將生命與神聯繫,敞開自己,讓聖靈在我們的心動工,好好地珍惜當下能行動自如的時候,可以一同在聖殿敬拜神是何其美的事,去活出精彩的人生,為主發熱發光,榮耀神的名。

帖前5:16-21:「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

感恩姊姊終於決志相信耶穌,這亦是姊夫離世前的其中一個遺願。因姊姊大多數的星期日都需要上班,所以非常感恩和感謝蒲牧師能安排時間讓她參加慕道班。她在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的聖靈降臨節接受水禮,實在是聖靈的工作、主的帶領和上帝聽禱告。哈利路亞!讚美主!榮歸天父!

雅4:15:「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7篇

生命反思

作者: 何亮弟兄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感謝神!2018年6月11日就是聖光堂九十一週年,即是第十三個七年。相信大家都有不少的回憶。又有幾多件事情能與弟兄姊妹分享?又有幾多件事情可照亮他人的生命?

年紀漸長就會留意到生命是十分可貴,傳9:4:「與一切活人相連的,那人還有指望,因為活著的狗比死了的獅子更強。」這節經文強調活著就有希望。讓我們為自己的生命來感謝神,也為我們自己的生命被聖光照亮感恩。既然人生短暫,也不能掌管和抓住,那就要活好一些,因為活著就是祭。有一首現代的詩歌正是用這個名字「活著就是祭」,歌詞中說出活著的態度「...活著就是投入用情用力用我口,唱祢偉大奇妙愛心震懾這地球...,...我要唱頌回謝厚恩傾出一生也不休...」傳道書九章10節也有相近的教導:「凡你手所當作的事,要盡力去作,因為在你所必去的陰間,沒有工作,沒有謀算,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傳道者命令凡我們手所當作的事,要竭盡所能去做,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為主而活,因為死了就不能作什麼。

在傳道書中還有一句經節在九章9節令我非常深刻的,傳道者命令 - 當同你所愛的妻、家人快活生活。傳9:9:「在你一生虛空的年日,就是神賜你在日光之下虛空的年日,當同你所愛的妻快活度日,因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勞碌的事上所得的分。」人生最開心的事,少不了一家人齊齊整整開心地過活。但世事難料,生命不是自己可以抓住的。無論是晴或陰,傳道書的作者還叫我們努力盡力去活出這一生。你又點睇?

2010年1月神給我和太太一個重大的考驗,愛子回天家去了,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只有小部份弟兄姊妹知道這事。有一些人會細心關心,有一些人竟然一開口就令你更加傷心。但神真的奇妙,因祂已親自的安慰!在這考驗還未發生之前,祂竟然已為我們預備好,讓我們二人参與了在2009年11月的七天培靈會,藉著蘇牧師在這培靈會所引用約伯記的經文,給予了我們很多的啟迪和安慰,讓我們在發生這事後仍可以平靜地渡過這難關,實在感謝神的預備和帶領。

2013年1月又有一位最親的家人返回天家,就是我的襟兄昇昇。他患了很罕見的血癌而奪去了生命,但神給他時間在地上好好經歷祂的恩典。他用了一句詞語來描述他與神的關係:「搭通天地線」。他在病榻中受洗信主,受洗後他活多了七個月,而且他還把握機會在身體狀況穩定的時候帶同妻兒一同返教會去敬拜神。臨別時我為他和他們的家人禱告,這情景在我腦海中仍是歷歷在目。他的親兄弟姊妹還笑我為何你對這些事這麼熟練。我對他們說,禱告是每個基督徒都可以做到的,只要用真誠和誠實去禱告就可以了。感謝神,他臨終前對我說的兩個囑咐最終都能完成了:一是親兄弟姊妹和睦,二是他的妻子受洗信主。

傳道書中傳道者時常提醒人,要珍惜眼前人,特別是家人,因為人生是短暫,也抓不住的,能與所愛的人一起生活是何等的美。很多時候,我們都被聖光照亮了自己的生命,但卻忘記了將這光傳給別人。

感謝神,袮是掌管萬有,袮是全能全知,袮的聖光無時無刻都在照亮我們的生命,讓我們可以在日光之下,活出精彩的人生。與此同時,要活出精彩人生之時,還要敬畏神,謹守誡命,當盡我們的本分,不能視而不見。

以下兩節經文給大家互勉和提醒:

傳12:13-14:「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神,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或作「這是眾人的本分」〕。因為人所作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8篇

作者: 雷惠興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2011年在神的帶領下來到聖光堂。第一次踏入聖光堂時,不是被那宏偉的建築物吸引,而是那種寧靜、舒服的感覺。就這樣,開始了我在聖光堂的生活。

後來參加了啓發課程,2013年正式成為聖光堂一份子。之後參與當時宣教師為初信的信徒建立的信仰分享小組,開始有團契的生活。

時間過得很快,轉瞬間已7年多。雖然在教會日子不算很長,但當中經歷有開心的時間,亦有失落的一刻。開心是有一群好的弟兄姊妹互相關懷,互相成長,互相扶持;失落的是見到教會的變化、凋零。雖然如此,但神讓我從中學習到弟兄姊妹那份的堅持。

曾經有掙扎過是否要留下呢……?但心裡想這是神為我揀選的家,定必有神的美意。

去年嘗試參與婦女團契,令我體會到服侍別人是一種福氣。在團契當中又讓我見証到一群年長弟兄姊妹那份渴求主話語的心,那份愛,還有那份堅持,再次激勵了我更加要有堅持到底的精神。

踏入2018年,聖光堂邁進九十一週年,亦是我在聖光堂感覺最開心的一年。見到神家開始興旺,各人面上滿載笑容和盼望,弟兄姊妹多了互相溝通,聽到年長的姊妹說很高興在今天還有機會學習神的話語;各弟兄姊妹積極參與教會活動,亦喜見多了少年人的參與,信仰分享小組又增加了成員,亦有離開教會多年的弟兄姊妹重返這個家。盼望各弟兄姊妹,就好像在聖光堂裡其中一項的團契活動—信仰分享小組一樣:-

“信” 仰路上繼續的扎根,

“仰” 望從神而來的恩典,

“分” 擔傳揚福音的使命,

“享” 受與主同行的福氣!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9篇

作者: 劉陸婉文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我愛我的教會,為她我常常流淚。聖光堂是孕育、照亮我生命的家。

人生七十古來稀。哪一間教會有九十一年歷史,真能見證了不同社會的轉變?我小學四年級因外婆的虔誠影響下進到聖光堂,一轉眼已數十載。猶記得少不更事的我,紥着兩條牛角辮子,穿上漂亮的裙子,隨著姊姊、哥哥回教會的片段。那年代回教會,是很多父母放心的活動,我就常常愛到聖光堂。

幼時上主日學,有于姑娘領我們唱詩歌,房內擺放了一座大十字架,掛上很多張手寫的詩歌。于姑娘用長木尺掀紙張,我們學會了不少短詩,像「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主的慈愛永不離開你」都牢記在腦海。除了短詩的歌唱外,我最愛聽聖經故事。還記得我會經常背誦聖經金句,趙平執事夫人常獎賞美麗的書籤給我。主日學部也舉辦了很多旅行、夏令營等。何福堂及馬禮遜紀念館的精彩片段,是我小學時代的開心回憶,使我的小小心田,泛起漣漪。而當時的主日學復活節晨曦崇拜和尋蛋遊戲,是很有紀念性的。主日學生們早上八時就回到教堂,坐在教堂門前聽分享及崇拜,隨後我們便馬上走遍花園,爬上樹上的細小凹位,也去教會的每一角落,尋找印了雞蛋圖案的紙張,尋著了就可換大復活蛋及小朱古力蛋,最後更能享受堂役桐姐為我們預備的美味中式餐,那是兒時聖光堂給我的精彩活動。

我的真正信仰是扎根於中學時代。聖光堂的青年團契生活,使我更認識神的真理,團契生活中我學會了領聖詩、祈禱,查考聖經更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中學五年級時,某一次團契邀請了翁偉業弟兄作講者,我被聖靈感動,唱聖詩時不能自控地哭起來,不能言語,那刻神的喜悅、平安是那麼真實地臨在我身上。我清楚知道那奇妙的經歷,就是我得救的見證,從此我就不只是頭腦上認識神,而是神的靈不斷陶造我。如約翰福音第一章12至13節說「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

在青年團契後期的時候,很感恩有兩位中華基督教會的教友,義務作為我們的導師。一位是九龍合一堂的姚多加姊妹,另一位是公理堂的王啟超弟兄。他們的柔和謙卑、愛主愛人的心,聖經的知識深厚,確使我得到深度的信仰栽培,在靈命上不斷增長。

在聖光堂的悠長日子中,要感謝神,使我在人生的另一階段,參加了新的團契「以諾團」。在羅達雄牧師及師母的悉心栽培下,我們已婚的弟兄姊妹,都被教導為好的配偶。羅牧師曾為我們舉辦了幾次夫妻營,營會中又為我們預備了小禮物的驚喜,又以聖經的話語教導我們夫妻相處之道,好像「水牛和蝴蝶」、「感情戶口要存款」,都是我們彼此的勉勵。在養兒育女不簡單的日子中,「以諾團」真是強化我們信仰的團契。現在我們的兒女都長大了,就讓聖光堂同樣照亮我們的下一代。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10篇

作者: 劉德鳴弟兄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不經不覺入贅聖光堂已30年,91週年我佔了三份一。感謝主帶領!

由最初參加青年團契開始到現在教會的事奉上有著或多或少的經歷。

回想在主日學帶領一群小三以下(甚至幼稚園)的小朋友,初時真不知如何入手。幸而神賜我和婉文有一對小朋友,也就是我教主日學學生的藍本。這樣就開始了教主日學。還記得當時花園中有氹氹轉、滑滑梯、搖搖板及搖搖木馬,亦是主日學學生經常流連的地方。及後也為主日學各級預備教材,而走訪多間基督教書室才發現在同一級別也有不同類型教材。那時,我真的墮入了迷惘之中!感謝神給我亮光,最後選擇了同一系列的各級教材。那教材也用了多年,亦感謝多位主日學老師默默耕耘。

另一挑戰是教會事務,初接手以為是幫忙教會處理一些搬搬抬抬的工作。(事關我日常也是在戶外工作的。)心想一定勝任有餘。誰不知教會事無大小都是教會事務範圍。問題來了,頭也開始愈來愈大,不知如何是好。但在神眼中沒有難成的事,「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林前十二:7)各有恩賜互相效力,使教會合一。因此得到弟兄在各項事務上幫上一把,才能事半功倍完成。我亦在過程中學習到工作以外的知識,同時令我生命多了光彩。

打從二千年開始,有著一股服侍青少年人的衝動,參加了區會舉辦的青少年導師訓練,(當然要有教會推薦和印鑑),同時亦參加了一系列的山藝訓練。希望藉山野活動和訓練令到青少年人認識天父的創造與作為,這也是向他們傳福音的一個媒介,亦是區會勇獅計劃的理念。然而山藝訓練對一個40歲而又沒有運動細胞的人來說是何光景?(要背著十多公斤物資,行十幾公里,睡在牛糞旁,沒有水洗澡......)當然可以想象得到兩個字--坎坷。雖然一級比一級難(完成一級後發誓不會再下一城的)。但結果出乎意外,我由2002~2004用了兩年時間完成了山藝三級訓練。若不是神的帶領和看顧,我又有何能力完成呢?

2005年中另一挑戰出現:參加香港基督少年軍也是我第二個承諾。(第一個?---當然是對婉文說了)。轉眼13年了,由輔助導師、副隊長到現時隊長的崗位,經歷了各項技能訓練、導師離任和加入、隊員(註)的訓練和栽培,當中曾幾次令我想放棄。不過,回想2000年的衝動、過往教會的支持及太太背後支撐和體諒,給了我亮光和動力。希望聖光堂的青少年事工繼續燃亮下去。

「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二十四:15)

註:中華基督教會桂華山中學學生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11篇

作者: 鄭少卿姊妹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已經六十多年前的往事了。記得小時候,家境清貧,我們的居所是一間車房,還記得地址是益群道八號,而隔鄰七號整座便是劉福基先生的寓所。而他的太太,我們稱她為劉太。這位劉老太很和善,她還告訴我們幾兄弟妹,星期天她會到教會崇拜,聽福音,上主日學,就是這樣帶了我們幾兄弟妹到聖光堂了。

當時我大約只有四至五歲,後來我的兄弟妹們也一同到聖光堂上主日學。之後年紀漸長後,才知道這位劉老先生是當時教會的執事。

當年的主日學是相當多小朋友參加的。記得每次上課前先到大堂唱詩歌,還記得教我們唱聖詩的是伍碧玉小姐。每次她拿起指揮棒,掀開寫滿歌詞的油紙,那厚厚的一疊油紙便放在一個可以移動的木架上,就這樣一首首美麗而悦耳的詩歌便永遠埋在我的心裏。在當時慶祝聖誕節的節目是非常豐富的:在副堂會搭起了舞台,12月的24、25、26日三晚都有演出,包括聖景、話劇及遊戲等等。這樣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當時的主日學校長是伍佰康先生,還有他弟弟伍佰基先生。他們倆人都是十分風趣和友善的大哥哥,直至現在,我仍然印象深刻。

因當年家貧,我完成了小學就輟學,到工廠當女工。那時候的工作時間相當長,星期一至星期六工作外,星期日還要加班。因此亦阻礙了我返教會的機會。

離開了教會一段相當長的日子後,直至1997年環境有變,就再一次回到聖光堂這個家,也在2000年領洗了。

在這幾十年間,社會與環境的變遷,教會也轉變了不少。它現在快將91歲了,有主的引導和帶領。它會繼續屹立在銅鑼灣掃桿埔的小山崗上,照亮每個人的生命。我非常感恩在童年時在聖光堂成長。因為福音的種子早已播種在我心裡,感謝主的帶領,揀選我成為基督的女兒,成為聖光堂的一份子。感謝慈愛的天父賜給我一份永恒的祝福!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12篇

聖光九十一週年的光之夢

作者: 風的話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你返了聖光堂已經有一段時間,不知道你會不會有以下這個問題:為什麼聖光堂叫「聖光堂」?這個問題在我心裏纏繞了很多年。

是否九十多年前的先賢在空虛混沌的年代受創世記1:1-4的感動説到要有光,好叫後來的人懂得光明與黑暗,教會能使人走上光明的道路...「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

還是因為聖光堂建在掃桿埔山坡,先賢希望我們的光可以在山上發光照亮在衆人面前?馬太福音5:13-16:「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以上的估計就好像父母對於子女命名的時候,對子女的未來有一定的期望。我們九十年後的子女們,有沒有令上一代人失望?我們是否已經發揮在社區作鹽作光的功用?

然而我相信神是眷顧我們的,祂的大能會使我們重新得力,聖靈在我們聖光堂運行,有祂的恩典及時候。時候到了嗎?

約翰一書2:8:「再者,我寫給你們的,是一條新命令,在主是真的,在你們也是真的;因為黑暗漸漸過去,真光已經照耀。」

聖光照亮我生命 第13篇

聖光堂歷史有多長?

作者: 蒲錦昌牧師

日期 : 2018年6月3日

我們許多弟兄姊妹都知道,聖光堂由1927年開始,至今已有九十一年。其實,計算一個教會的歷史可以有很多方式,有由信徒聚會開始,有由福音工作開展起計,有由開始建築教堂算起,也有由教會落成甚至獻堂禮舉行時。

聖光堂原本是英國倫敦傳道會傳道工作的成果。香港最早期由倫敦傳道會傳教士開創的教會有西人教會佑寧堂及華人教會道濟會堂(即今合一堂)。倫敦傳道會傳教士後來又在1852年開始於赤柱設立赤柱福音堂(1856年結束),在1862年於灣仔設立灣仔福音堂,即灣仔堂前身。同年,又於上環設立太平山福音堂,即聖光堂前身。

1894年,香港面對開埠以來最嚴重的社會問題:鼠疫,死者無數。為應付疫症的蔓延,香港政府決定清拆上環太平山街華人聚居及疫症流行之地。太平山福音堂乃遷往燈籠洲(即今銅鑼灣區),並易名燈籠洲福音堂。教會正門口外的銅鐘,仍然保留了燈籠洲堂的名字,見證了教會這段時間的歷史。

1927年,新堂建成,燈籠洲堂因搬遷而易名為聖光堂。今天,我們慶祝教會91年的堂慶,就是由現址建成教堂開始起計。

聖光堂歷史究竟有多長?我們一向是由1927年起計。但是,如果由太平山福音堂的開始起計,我們的歷史應該再早65年,即1862年,比區會絕大部分的堂會還要早。

在堂慶的日子我們應該為什麼事情慶祝呢?我們應該記住先聖先賢在建立教會付出過的努力,傳教士不畏艱難,翻山越嶺,登山涉水,來中國傳教的精神,與及上主的呼召及引領。

現在,世界上仍有不少地方是福音未到之地,不少族群仍然未有機會得聞福音。我們除了為上主給我們的恩典感恩以外,也當承擔上主給我們的使命,見証福音,直到地極。

註:本會余英嶽牧師對本會堂會早期歷史很有硏究,2018年5月5日在區會舉辦的牧師長執交流會中講述中華基督教會堂會早期的歷史。上述文章大部分材料為余牧師當日分享內容。謹此致謝!